猫奴网
马上就21岁了
自插而尽
波纹线围巾
快要开花的乌木
给妹妹绣的花
学着给猫猫做饭
给母上织围巾
一个树莓味的派
马上就21岁了
打卡(并没有滴————)
马上就21岁了
见一个人
马上就21岁了
马上就21岁了,老了老了
马上就21岁了
一个最后的礼物
马上就21岁了
20岁就这么快结束了哦
波纹线围巾
我可是号称平针王的男人
给妹妹绣的花
给妹妹绣的17岁生日礼物,好好加油,考上你想考的大学
给母上织围巾
给母上织的围巾
来呀,泡茶给你喝
想学好缝纫机
想学好缝纫机
织围巾
织个毛线
老是买不到面料
命运老是捉弄人,总是买不到想要的面料
来看你喽
难忘的回忆...
白岩寺的严琦夫妇
超可爱的琦姐
好粗糙的汉服
做得好粗糙...
好多银杏
好多好多的银杏
备案的照片
总算是拿到备案了
一个可爱的猫爪名片
颜色多好看呀
一个可爱的猫爪名片
长大的小人祭
一个可爱的猫爪名片
做了一个猫爪名片
四喜丸子
小时候的四喜丸子
假装是个摄影师
假装自己是个摄影师
小猫和玫瑰花
要是能多卖点多肉就好了
刚领回来的小猫
臭了几个月的小猫
可爱的小黄
小黄其实很可爱
粘人的小猫
很粘人的小猫
回想起来真的很幼稚
幼稚得可爱,当时怎么会那么幼稚
一家倒闭的服装店
西门上的一家小服装店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骑自行车卖气球
大人的字典里就没有容易两个字
一只小狗想从门缝里钻出来
一只小狗想从狭窄的门缝里挤出来
熬夜的小白
小白陪着我一起熬夜
卖多肉时候的姬星美人
卖多肉的时候,自己挺喜欢的一盆姬星美人
花乃井
名字很好听的花乃井
剪掉的长发和丢掉的公交卡
剪掉的长头发和丢了的公交卡
随风飘散的沉香的烟
有些往事与回忆,就像是这沉香的烟,飘散的无影无踪
卖掉了的滇石莲
卖掉了的滇石莲
扑一扑就会很香的碰碰香
扑一扑就会很香的碰碰香
忘了叫啥名字
有没有长成老桩呢
最喜欢的小人祭
最最最喜欢的小人祭
现在应该都是老桩了吧
屁股花都长大了吧
一颗颗的虹之玉
发根的虹之玉
路边不知名的野花
路边不知名的小野花
小白
小白她以前是个窈窕文静的小女生
小白
凶猛的小白
还是小白
夜猫子小白
停在手里的蜻蜓
停在手里的蜻蜓
不远树下的院子
吃茶去
边骑车 边听披头士
一片稻田,晚上有一些小虫子在飞,身边响起披头士的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我还欠你一盒象棋
对不起,为曾经的幼稚道歉,我还欠你一盒象棋
麦当劳
古城里的麦当劳
摩托车的镜子
小摩托车
你泡的梅子酒
喜欢你泡的梅子酒,喝完醺醺的
重庆小面
重庆小面
一大片的向日葵
一大片的向日葵
五个月大的小白
五个月大的小白
那把伞也不见了
那把伞也不见了
没洗出来的胶卷
没洗出来的两卷胶卷
雅西高速
雅西高速的展线大桥
剪掉的一绺长发
剪掉的一绺长发
挂在墙上的大雄
挂在墙上的大雄
18岁的老头子
18岁就长了80岁的抬头纹
大雄和静香
嗯,大雄和静香
坏掉了的占卜机
坏掉的占卜机
地下书店
肩上的纸胶带
莫名的剪掉了自己的长发
18岁的长头发,还可以扎起来,可最后还是剪了...
地下书店
十八岁儿童节
川音的一家钢琴店
一家钢琴店
你折的一颗红心
《茶之书》的红色扉页
不知道还有没有同款
可惜再也找不见这件衣服了
幼稚的我
幼稚地寻找着幸运的四叶草
走宝成线的时候
一个小孩抓着破旧的窗帘的链子,从窗户里探出个脑袋
三环边的天桥
涂在手上会变红的果子
可能当时脑袋抽风了
可能当时脑子抽了
私房照
这算不算老夫的私房照?
东水门大桥
东水门大桥,重庆多山,航线大部分都必须经过它
可笑的纸戒指
纸戒指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罢了
幼稚
廉价的纸玫瑰
不见了的胶卷
洗出来的第一卷胶卷
17岁的傻逼
17岁的傻逼
被摔坏的小禄来
被摔坏的小禄来
用锡纸叠的花
用锡纸叠了一朵花花
竹园坝的一对父子
在车站前的一对父子
17岁的大保健
17岁,第一卷胶卷,嫩绿茶
17岁的大保健
16岁的大宝剑